981741978

【蔺靖】不如归去 章一

合鸟主没羞没臊单方面调戏小哭宝景琰的日常

 

章一  

萧景琰年少时常常与林殊及祁王一起,不及弱冠之年便在军营中生活,加之早年不得宠,虽是皇子倒也没有什么时间像豫津那般过吟风弄月,弦乐共赏的风雅日子。平日里倒也不觉得有什么,母妃从未提过,与王妃也是相敬如宾,未曾听得有什么怨言。可自从小殊身边多了一位琅琊阁少阁主之后,他便不堪其扰,时时被他逗弄得不知如何应对。心里欲恼怒,可小殊却又笑吟吟地看着他说蔺少阁主想来风雅,景琰你别往心里去,只得绷着脸盼他早一日腻了这般打趣他。偏他蔺晨就跟上了瘾似的,便是他公务繁忙不得抽空去看小殊之时,那人也会不请自来,大大方方地闯入他的东宫胡闹。不是一大早拉着自己比划比划,就是大晚上飞到屋顶看星星,还美其名曰夜观天象,明知道他根本就不懂什么天象。起初偶尔也会问蔺晨几句“不知先生夜夜前来夜观天象,看破什么天机了?”

“漫天星宿纷繁复杂,一如人心,横看成火,纵看流冰”蔺晨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不知为何让自己心里有些不安,没想到平日里那肆意胡闹的浪子也会有这般深沉的时候。

“正如殿下对于在下,虽然现下懊恼的紧,谁知道日后会不会时时牵挂呢”转头便看到了蔺晨脸上贱兮兮的笑,萧景琰不禁想自己是不是最近太忙了把脑袋都给忙糊涂了,他蔺晨什么时候会正经了。

此后无论蔺晨拉着他打架还是什么夜观天象,萧景琰都是一副不配合的样子,不是不理不采就是你观你的星,我睡我的觉两不相干。蔺晨倒是跟没看见似的仍然日日前来报道。倒也不是蔺晨乐意看萧景琰的脸色,实在是长苏时时卧病,小飞流又只管守着他苏哥哥,蒙大将军欺负起来毫无成就感,害他好生无聊罢了,只得日日跑来研究萧景琰那个木头的表情变化了,怎么说也是今后要常常相伴之人啊。

这日日叨扰,萧景琰虽苦恼却拿他没什么办法,毕竟是小殊的救命恩人。而蔺晨至今得出的结论仍是木头一个便更想变本加厉看看他什么时候会忍不住,听长苏说萧景琰小时候的脾性可不怎么好啊。哈哈,有趣有趣,他蔺晨还就是这么一个爱游走在底线之间再全身而退的人。看着一只小猫在你面前想要张牙舞爪却不得不隐忍的样子不失为人生一大乐趣,蔺晨摇了摇头,自己还真是恶趣味啊。

 

太皇太后三年孝期已满,许是多日不闻管弦之乐了,满都城的文人墨客,风流雅士都悸动起来。那纸醉金迷的螺市街虽没了妙音坊,却比之前更为热闹,一片歌楼舞醉靡靡之音。蔺晨向来喜欢凑热闹,便是往日清冷之时,有他在也是上下一片闹腾,何况如今日日跟着豫津厮混,大有一朝之内玩遍金陵之势,倒是好几日不得空去逗弄萧景琰了。东宫之中近日来难得几日安宁,却显得这偌大的宫殿有几分冷清了,阳光都照射不到的地方似是吞噬人心的阴影。萧景琰倒是一如既往的在坐案前不厌其烦的处理大小事务,这倒也不是他的性子,只是这位子是小殊耗尽心力才得到的,怎么能对不起他一番心血呢?萧景琰揉了揉额角继续应对那繁乱如麻的事务。

细细想来,已有十几日没去见小殊了。只是每每去苏府总要被蔺晨调笑也就罢了,蔺晨还总是一本正经的在那儿说道“哎呀,太子殿下好生没眼力,这长苏与郡主好不容易才得几日厮守,偏有那不识趣之人”边说还边那手中的骨扇敲敲自己的脑袋,好似自己真是拿榆木脑袋一般。半天才出口道“那先生这风流通透之人,不也时时打扰到小殊与霓凰”说完还挺直腰身瞪他一眼,那蔺晨却还是一脸玩味的笑意。

“我这小小的苏府哪儿困得住堂堂蔺大少爷,他也不过夜间在我这儿躺了几日罢了,也得亏他还能记得从红绡帐回我这旧草庐。我想见他都还得先知会一声,免得坏了他与佳人花前月下。倒是景琰你来得巧,回回你来苏府时,他蔺大公子就在我这苏府修身养性了”

梅长苏一席话叫萧景琰好不尴尬,思来想去小殊话中之意似乎是指自己真的打扰到他和霓凰互诉衷肠了,似乎总觉得还有哪里不对劲儿,但自己不是小殊那般聪慧之人,想来想去总也抓不住什么,便只好红了一阵脸起身告辞了。

自那日后,萧景琰觉得毕竟不同于儿时,自己还是应该给霓凰与小殊更多的空间,加之琐事缠身,便也不常往苏府走动了。也是自那日后,蔺晨倒是来的勤快,连门口的侍卫都懒得通报了。

如今蔺晨也有好几日没带着什么所谓的新鲜事物跑来与他“共享”了,想来是找到了其他的法子寻乐,没空来招惹自己,正好前往苏府看望小殊。

 

评论(3)

热度(202)